首页 > 剧本库 > 戏剧
标签:张爱玲原著改编
24182人阅读 收藏
《红玫瑰与白玫瑰》
类型:舞台剧
作者:金石的野狐禅
题材:戏剧
时间:2015/7/14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张爱玲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片段改编
原著:张爱玲 改编:金石
人物表:
红玫瑰,即王娇蕊。王士洪的妻子,年龄21岁。
佟振保。王士洪的朋友,年龄25岁。
阿妈,王家的仆人,年龄45岁。

场景:
王士洪家中的客厅中。

时间:
一个秋天的下午4点多钟。

【屋内响着轻快的音乐。振保下班回到他朋友的家,他和弟弟在这里租了个房间住下。他推门进去,娇蕊坐在沙发上正拨电话。两人相互点头打了招呼,振保随手将钥匙丢在桌上,然后放下包,脱去外衣,同时他留心听着娇蕊的电话。】

娇蕊:请孙先生听电话。(她察觉到振保的留心,于是也注意着他的反应,一边说着电话。)是Timmy吗?————不,我今天不出去,在家里等一个男朋友。(娇蕊故意笑得挺大声。)
他是谁?不告诉你。为什么告诉你?————哦,你不感兴趣么?你对你自己不感兴趣么————反正我五点钟等他吃茶,专等他,你可别闯了来。

(振保没有听他说完就进了里屋,发现弟弟不在,于是找到了阳台上,也不在,正退出来,娇蕊挂了电话迎了上来)

娇蕊:笃保丢下了话,让我告诉你他出去看看有些书可能再旧书摊上买到。进来喝杯茶么?您住进来之后咱们还没有好好认识一下呢。

振保:王太太客气了。士洪已经出发去新加坡了?待会儿还有客人了吧?

娇蕊:咱们不等他了,先吃起来吧。(来到桌旁坐下。)

(振保踟蹰了一会,始终揣摩不出她的意思,姑且陪她坐下了。)

娇蕊:要牛奶吗?

振保:我都随便。

娇蕊:哦,对了,你喜欢喝清茶,在外国这些年,老是想吃没得吃,昨儿个你说的。

振保(笑道):你的记性真好。

娇蕊(起身拿起铃铛,瞟了振保一眼):不,你不知道,平常我的记性最坏。(摇铃)

(阿妈进。)

阿妈:太太有什么吩咐?

娇蕊:泡两杯清茶来。

振保:顺便叫她带一份茶杯同盘子来吧,待会客人来了又得添上。

娇蕊:什么客人,你这样挂记他?阿妈给我拿支笔,还要张纸。

(娇蕊写了张纸条,推给振保看,又折起来交给阿妈。)

娇蕊:一会孙先生来了,把这个交给他,就说我不在家。

(阿妈意味深长的看了振保一眼,拿着纸条下去了。)

振保:我真不懂你了,何苦来呢?约了人家来,又让人家白跑一趟。

娇蕊(挑着盘中的饼干);约的时候,并没打算让他白跑。

振保:哦?临时决定的吗?

娇蕊: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吗?女人有改变主张的权利。

(阿妈来上茶。娇蕊喝了几口,起身从碗橱里取出一罐花生酱来。)

娇蕊:我是个粗人,喜欢吃粗东西。

振保:哎呀,这东西最富于滋养料,最使人发胖的!

娇蕊:我顶喜欢犯法。你不赞成犯法么?

振保(手按主玻璃罐):不。

娇蕊(笑道):这样罢,你给我的面包上塌一点。你不会给我太多的。

(振保照做了。)

娇蕊(凝视他):你知道我为什么指使你?要是我自己,也许一下子意志坚强起来,塌的极薄极薄。可是你,我知道你不好意思给我塌的太少的!

(两人同时大笑。门铃响了。)

娇蕊:吁——

阿妈(画外音):我们太太不在家。这是给您的。

振保:是你请的客罢?你不觉得不过意吗?(走到阳台上)等他出来我愿意看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点了一跟烟。)

娇蕊(随后跟了出来):他么?很漂亮,太漂亮了。

振保:你不喜欢美男子?

娇蕊:男人美不得。男人比女人还要禁不起惯。

振保:你别说人家,你自己也是被惯坏了的。

娇蕊:也许,你倒是刚刚相反,你处处克扣自己,其实你同我一样的是个贪吃好玩的人。

振保:哦?真的吗?你倒晓得了!(看楼下)真可怜,白跑一趟!

娇蕊:横竖他成天没事做。我自己也是个没事做的人,偏偏瞧不起没事做的人。我就喜欢在忙人手里如狼似虎地抢下些时间来——你说这是不是犯贱?

振保:你喜欢忙人?

娇蕊(一只手按在眼睛上,笑道):其实也无所谓。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坐在阳台旁的摇椅上。)

振保(笑道):那可有空房租呢?(娇蕊不答)可是我住不惯公寓房子。我要住单栋的。

娇蕊(哼了一声):看你有本事拆了重盖!

振保:瞧我的吧!

娇蕊(拿开脸上的手,睁大眼睛):你倒也会说两句俏皮话!

振保:看见了你,不俏皮也俏皮了。

娇蕊:说真的,你把你从前的事讲点给我听听。

振保:什么事?

娇蕊:装样!我都知道了。

振保:知道了还问。倒是说说你吧。你和士洪是怎么认识的?

娇蕊:我们是在英国读书时候认识的。我家里送我到英国读书,无非是为了嫁人,好挑个好的。去的时候年纪还小着呢,根本也不想结婚,不过借着找人的名义在外面玩。玩了几年,名声渐渐不大好了,这才手忙脚乱地抓了个士洪。

振保:你还没玩够?

娇蕊:并不是够不够的问题。一个人,学会了一样本事,总舍不得放着不用。

振保:别忘了你是在中国。

娇蕊(将茶一饮而尽,起身把嘴里的茶叶吐到栏杆外面去,然后逼近振保):中国也有中国的自由,可以随便地往街上吐东西。(闭上眼睛,凑上振保的脸。)

(振保闭上眼,凑上去,突然又睁开,偏过脸去。电话铃响起。阿妈上接电话。两人分开。)

阿妈:佟先生,您的。(阿妈下)

振保(喘了一口气):您好。(灭了烟)————我这就来。厂子有急事我出去了,王太太不必等我吃饭了。(说着拿起包,跑了出去。)

(娇蕊俯身阳台边,目送振保离开。她拿起了振保抽剩下的半截香烟,划了跟火柴,点燃香烟。她拿在手上,并没有抽,而是将烟轻轻摇动,是烟雾弥漫于自己周身。然后随着音乐慢慢扭动身体。她跳到衣架边,拿起振保的外衣,调大了音乐的音量,跳到了阳台上,继续扭动着身体,去闻自己的手和衣服上的味道,闭上眼睛,沉醉于其中。)

(振保忘了随手丢在桌上的钥匙,回到房间推开门,拿起钥匙。娇蕊背对他,没有发现。他看见了她拿着自己的衣服,跳舞,愣了一会,悄悄退去。关门声引起了娇蕊注意。她发现了他,但是只是一笑,继续跳舞。跳着回到了自己屋里。钟声滴答。)

(晚上9点左右。振保轻轻推门回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生怕惊动了娇蕊。)

振保:(拿出镜子对照自己,喃喃自语)这太危险了,你不可以爱上她。当一个男人憧憬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开始关心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爱上了她的灵魂。唯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我才能不爱他。可是这是我和这个女人睡觉的借口吗?

(他走到门口,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他一愣,然后推开门,但是半天不见阿妈来接电话,便向电话走过去,突然娇蕊穿着睡衣推开们,两人相视,愣了。然后娇蕊忙去接电话。)

娇蕊(眼睛盯着振保):亲爱的,到哪里了?今天挺好的,我和佟先生也很好。恩!自己在外面注意点。放心好了。拜拜,挂了吧。(挂了电话。)

振保:阿妈呢,怎么不出来接电话呢?

娇蕊:她来了同乡,我让她领同乡去大世界玩了,明天再回来。

振保:你一个人不怕吗?

娇蕊:怕什么?你吗?

振保:回来不见你屋里灯亮,一点动静没有,还以为你像糖似的化去了。

娇蕊:我有那么甜吗?

振保:没有尝过。(说着进了里屋。)

(娇蕊打开留声机,放起了下午跳舞的那支曲子,并和着唱起来。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性感的脖颈修长如玉,喉头轻轻上下翻动。振保打开了们,坐在了她身边。她没有理他。他握住她的手,她依旧没有反应。振保眼中流下了眼泪。他将娇蕊扳了过来。娇蕊熟练扑进他的怀里。)

娇蕊:我真的爱上你了。你要的那所房子,已经造好了。一晚上我都听着电梯的上下轰隆的声音,等着你回来。

振保:你的心中还有电梯,证明那房子还是个公寓房子。

(振保拿起红酒洒向橱柜上的那束白玫瑰上,白玫瑰变成了红玫瑰,但她们都是玫瑰。)


    
金石的野狐禅的其他作品:
舞台剧
话剧
微电影
爱情微电影
微电影
爱情微电影
微电影
其他
小品
舞台小品
微电影
爱情微电影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