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交公告 > “雷剧”高收视率的文化悖论
“雷剧”高收视率的文化悖论

   所谓“雷剧”并没有严谨的定义,大多是指那些娱乐无底线、道德无节操的电视剧。这些电视剧剧情天马行空,情节严重注水,表演夸张出位,台词弱智劲爆,关系混乱不清,情色、暴力、追逐名利、违反伦常是其惯用元素,“雷人”“狗血”“搞笑”是其常规标签,美丑不分、以丑为美是其特点。但是,要特别指出的是,“雷剧”不等同于“烂剧”,“雷剧”之所以能够博得高收视率,这说明其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具有迎合低水平阅读以至于低级趣味的“过人之处”的。

  “雷剧”高收视率已经成为电视剧产业的痼疾。越“雷”越有市场的播出乱象,让大多以盈利为目标的电视剧制作机构陷入两难处境:一方面,电视剧高收视率就意味着高回报、高附加值,也意味着电视剧产业乃至电视剧播出机构的高利润。另一方面,“雷剧”高收视率无疑挤压了正常的艺术创作,甚至导致不“雷”的正剧沦陷,“雷剧”显现的电视剧产业生态结构危机。当资本逻辑绑架了电视剧的艺术思维,收视率成为检验电视剧价值的核心标准,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行业的无序化和无品位竞争怪圈。“娱乐至死”的“雷剧”“闹剧”在高收视率的力挺下一路欢歌,创作上猎奇浮躁的心态愈演愈烈,已经危害到电视剧产业的文化品格和市场导向,污染了中国电视剧的生态环境。如果不加以正确引导,整个电视剧产业的生态结构将遭到严重破坏,使创新乏力的电视剧产业在歧路上徘徊。因此,国产电视剧艺术事业和文化产业亟须在寻路中突围。

“雷剧”显现使正剧受冷落

    从《丑女无敌》开国产“雷剧”先河以来,近些年大量专业生产“雷剧”的制作团队和播出“雷剧”的平台不断显现。这些机构推波助澜,主导了“雷剧”的发展,形成了古装剧的妖魔化、历史剧的戏说化、家庭剧的世俗化以及军旅剧的偶像化、抗战剧的神奇化等乱象。2013年播出的《新洛神》和《天天有喜》台词粗糙、剧情荒诞。尤其是表现人妖之恋的《天天有喜》将古装神话剧推向了“雷人”的新高度,集纳武打、魔幻、虐情、无厘头等各种元素,正所谓越“雷”收视越高。而《新洛神》中曹操与曹丕、曹植父子三人爱上同一女人甄宓,一部历史剧加入四角虐恋、叔嫂恋、婚外恋等元素。再如,《王的女人》对历史进行任意解构,项羽与吕后互相爱慕,虞姬成了第三者。

   “雷剧”的大行其道,使得正剧播出大受冷落。2013年,正剧《隋唐演义》的收视率在播出期间被另一部同类题材的“雷剧”打得落花流水。在现实题材创作中,“雷剧”也频频出位。如2013年居收视率前列的《百万新娘之爱无悔》以“雷”俘获人心,大起大落的情感,离谱的情节在收视份额上赶超了正剧。为了高收视率,电视剧创作还不惜拿历史开涮,比如《箭在弦上》中弱不禁风的“女战神”在被轮奸的情况下,三箭齐发射死几十个敌人;《X女特工》里女特工各个都身怀绝技,可飞天遁地。这些抗日神剧是港台娱乐片的大陆翻版,不注重人性深度,缺少对人物的塑造,单纯借助猎奇的桥段、弱智化的情节吸引眼球。这种“雷”还弥漫到了一些军旅剧的创作中,相当一部分高收视率的军旅剧呈现出偶像化的特点,用军旅剧的外衣包裹着家庭剧的内涵,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也都是以私人情感为前提,少了军人的铁血豪情,多了商业重口味元素。

国产剧创作上的困境与浮躁

    娱乐变愚乐,过度重视资本效应让“雷剧”失去了道德底线。当相当一部分电视剧沦为收视率的附庸,文化精神的阐述与艺术价值的表达必将陷入重重困局。被收视率操控的资本之手助长了“雷剧”的泛滥,恶俗娱乐化的创作倾向已危害到电视剧行业整体的创作水准。若任其发展,必将把众多的制作公司导向歧途,也将对整个行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换言之,如果播出平台依然将偏爱“雷剧”的收视率作为衡量电视剧播出好坏的硬性指标,必然会危害到精英文化、主流文化的健康构建。“雷剧”横行将导致民族精神的沦丧、道德观念的漠视、主流文化的陷落与低俗文化的风生水起。

   “雷剧”横行加剧了国产剧创作上的浮躁心态。一些所谓的大导演、大编剧屈服于市场的结果就是纵容了低俗的肆虐,情节注水、台词狗血、演员随意发挥导致剧作分裂的先天硬伤,虽不算“雷剧”,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电视剧的艺术水准。像《精忠岳飞》这样的大制作,虽有着明星阵容,但过度包裹的偶像外衣却削弱了历史纵深感。而像《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播出中间就因为过度注水而被停播。

    收视率可以作为电视剧播出的参照系数,但是绝不该作为衡量一部电视剧好坏的唯一指标,正确认识这一点是扭转“雷剧”蔓延的根本。高收视率绝对不能等同于高质量。反之,有些电视剧具有高品质的文化含量和人文追求,虽然收视率不高,依然不能抹杀其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比如,央视播出的《大秦帝国之纵横》,据索福瑞46城数据显示,平均收视率为0.774,但其用戏剧化的影像记录了秦帝国从奋起变法到富国强兵的辉煌,记录民族的光荣与梦想。电视剧《推拿》收视率1.1,但剧中对人文情怀的守望和细腻入微的情感表达赢得了“零差评”的口碑。再如,电视剧《赵氏孤儿案》以严谨的创作态度和历史反思精神表达了人文诉求,虽收视率为1.5,但依然不能否认其在艺术水准上达到的高度。

电视剧评价体系亟待改革

    质量上乘之作逆收视率的现象是电视生态环境遭娱乐化破坏的后果,究竟是“雷剧”误导了观众的审美品位?还是收视率误导了电视剧创作的方向?笔者认为,以收视率为主导的电视剧评价体系亟须改革,解决的途径有两点:一是改变样本户的采样结构,引进更多具有高文化层次和审美鉴赏力的样本户进行监测,从源头上提升电视剧的鉴别水平;二是优化电视剧现有评价体系,引入更为合理、科学的多样化、多角度的评价标准,将专家点评、口碑评分,甚至社会价值反馈等指标列入评价体系里。只有从根本上肃清唯收视率马首是瞻所带来的创作上的负面影响,只有真正实现收视率数据的科学性、准确性,才能促进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试想,如果过度娱乐引起思考衰竭,这样的文化将会把我们的民族文化引向何方?这样的文化将会把文明复兴的中国梦引向何方?

    国产电视剧的创作已进入瓶颈期,是继续屈从于资本市场的权势,还是选择尊重艺术内在发展规律,这是摆在所有影视人眼前的问题。当文化被低俗文化引导,我们的文明也将面临空前的考验。电视剧作为一种大众文化消费品,商品属性是其实现利益的属性之一,但不是其本质属性。电视剧作为艺术,还承担着启迪思想、传承文化、激荡梦想的责任,如丢了其文化属性、艺术属性,只追求其消费性,那么电视剧也就沦为浅薄娱乐的消费品。艺术需要俯身生活潜心创作,艺术更需要放低心态摆脱浮躁,期望中国的电视剧产业能快速经过调整期的阵痛进入更高层次的发展平台。

来源:光明日报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