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交公告 > 你在哪里,中国好创意?
你在哪里,中国好创意?

你在哪里,中国好创意?

          综艺节目大战日趋白热化
  你在哪里,中国好创意?
  2013年被业内人士形容为“海外综艺节目模式引进井喷年”,5月份,安徽卫视《我为歌狂》、湖南卫视《中国新声代》、天津卫视《天下无双》以及东方卫视的《中国梦之声》扎堆开播。6月、7月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湖北卫视《我的中国星》将掀起暑期大战,此外,中国流行音乐金钟奖9月开始将在深圳卫视播出,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完结之后,《中国好歌曲》又将接档。粗略估计,今年全年将有近30档季播综艺节目,数量创近年纪录,成为继“超女”风靡的2005年之后,又一个“选秀节目高峰期”。
  荷兰、美国、韩国……今年的音乐真人秀节目从国外四处购买版权,各家均声称购自国外最火的节目,比赛模式和包装也五花八门,但国外原版节目究竟叫什么、进行了什么本土化改造,大多数观众都不清楚。早在《我为歌狂》启动之时便号称是“《我是歌手》的升级版”,播出之后却被批“山寨”,“形式上实在太像了!一样的车里发表感言、一样的赛前生病、一样的歌手做主持、念错字,一样的不知道对手是谁。”由此看来,我们不仅需要“中国好声音”,更需要“中国好创意”!引进海外综艺节目如果没有真正消化并本土化,只是依样画葫芦,也许能练就国内电视团队强大的执行力,但未必能培养出原创能力,更无法改变荧屏娱乐雷同化的现状。
  另一方面,随着各卫视纷纷推出自己的王牌节目,节目背后隐藏着一些不为大众所知的制作公司也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它们才是这一个又一个王牌节目真正的策划人和操盘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知名的电视节目制作公司在14家左右,它们几乎包揽了目前国内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王牌电视节目。在这股“版权潮”的背后,面对市场日趋激烈的竞争和依旧旺盛的需求,这些公司在原有的资源基础之上开始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和范围,其中有些制作公司凭借着一档节目的成功,甚至顺利跻身国内一流企业公司之列。
 
  诀窍
  要做综艺节目
  先得学会“行骗”
  今年这波音乐选秀热潮的首个胜利者自然是《我是歌手》,根据央视索福瑞的统计,总决赛黄金时段收视破4,而所谓高收视的惯行标准是破1;在广告方面更是风头无两,15秒广告创收超60万,效率高过点钞机,《我是歌手》栏目组也因此得到了湖南卫视的台长嘉奖令,奖金100万。
  这则新闻在网络上立刻引起热议,毕竟10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对于总导演洪涛及整个团队来说,这100万是实实在在的“辛苦钱”。其实早在2011年,湖南卫视就买下了韩国《我是歌手》的版权,但两次准备上马都被否决,“韩国音乐市场偏向偶像派歌手,边缘化的实力派歌手没机会展示,因此这个舞台很新鲜。中国舞台很大,稍有实力的歌手都过得很好”。
  现在看来,若不是《中国好声音》带来的压力,或许《我是歌手》依然被压在箱底。以“好声音”对抗“好声音”,抱着这个想法,洪涛带着团队开始游说歌手参赛,或者用他的话来说“忽悠”。“一开始收到的回复都是‘绝无可能’。”洪涛说,对于很多有知名度的歌手来说,这不仅是身价的问题,而是面子,毕竟大家都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了,“我输得起前辈,但我输不起张杰、张靓颖。”一位歌手直截了当地告诉洪涛。
  “当初请歌手就像‘行骗’,无所不用其极。”2012年11月,为了“堵截”黄绮珊,洪涛飞到北京,随后又追着她飞到重庆老家。“她给我唱了四首歌,一开口,我就发现真是一个宝藏。”于是,洪涛在黄绮珊家附近找了个小酒店,每天给黄绮珊“洗脑”,播放韩国原版节目,说现场音响有多么好,音乐团队有多专业,还出动黄绮珊的好姐妹当说客,她才勉强答应签两期的合同,“先骗过来再说,让她感觉这个舞台值得她来!”而事实证明,洪涛的判断是对的,已经沉寂多年的“黄妈”真的成了《我是歌手》的宝藏。
  亦舒说,十年寒窗,十年苦干,再加上十足的运气,才能有一份事业。对于综艺节目来说,这是“金科玉律”。一个当红节目的出炉,都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折腾”,江苏卫视的《星跳水立方》就是一个“蛰伏”了7年的节目。江苏卫视副总监王培杰是跳水“铁粉”,早在1998年,就已经有做跳水节目的想法,“当时条件不完善,光是摄影机就不可能找到那么好的。”直到2007年,王培杰才了解到在德国电视公司2004年曾经成功运作过《临危不惧》,也就是《星跳水立方》的雏形,走的是“技术流”,录制场馆有30多个机位,全球唯一一台水下专业高速摄影机也早早在去年签下。
  
        风潮
  中国电视人1年国外
  “扫货”30
  “刚刚结束的戛纳电视节上,中国的电视人几乎见什么买什么,和大家出国旅游买名牌包一样,挡都挡不住。”曾经引入《舞动奇迹》版权世熙传媒公司总裁刘熙晨发现。纵观近期强势占领电视荧幕的节目,10档有9档都引进海外版权,本土原创节目几乎被“最小化”到了一个可以忽视的量级。据统计,湖南、江苏、浙江等地方卫视加上央视,2013年引进海外版权的综艺节目达30档左右,也就是平均每个月都有2档半的引进版权节目在播出,黄金时段则几乎被这些“外来的和尚”占满。
  其实,早在1998年CCTV5就引进了法国体育竞技节目模式《城市之间》,可以说这是国内首档正式引进国外模式版权的节目。综艺节目如最早的《开心一百》、《快乐大本营》就是模仿韩国的《情书》、香港的《综艺60分》,这样算来各卫视引进海外版权早在1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黄芝晓认为,之前国内各卫视之间并无“节目版权”意识,更无版权购买之说,当年是“湖南卫视抄欧美,全国抄湖南”,与其说这两年海外版权突然风靡,不如说大家终于开始有了版权意识了。
  越来越多的外国电视节目成为中国节目的“缪斯”女神,“这是与全球化的大背景分不开的,”武汉大学广播电视系副教授王琼认为,媒介竞争突破国界的限制,受到国际市场的挑战,媒体需要更多的节目资源来应对。加上电视节目收视群体的受教育程度逐渐提高,而且日趋年轻化,优质化的收视群体需要更高品质的节目,这也要求我国的电视节目拥有开放的眼光。“从引进的具体电视节目来看,多是在外国已经取得了较高收视率的,引进这样已经有市场基础的节目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市场风险,节省制作成本。”王琼说道。
  关注这类节目的观众会发现,这些节目的宣传海报、制作流程,包括节目录制灯光、舞美、音乐等都和国外原节目一模一样,这就是业内所谓的节目制作“宝典”。实际上,对于引进版权的节目在内容上可做开发的空间很小,这是从尊重版权的角度出发的。“《中国好声音》之所以能够出彩是有一个‘制作宝典’,包含如何寻找选手、赛制如何确定两部分。”灿星制作宣传总监陆伟就直言,“其实像那英脱鞋上台,和选手一起唱歌,杨坤推广自己的32场演唱会等在模式的原版中都有。”对此陆伟并不否认,“《达人秀》和《好声音》期间灿星都从BBC邀请专业的剪辑师,让大家学习国外的制作经验。”刘熙晨认为,目前对引进版权节目模式的全程“COPY”实际上是节目本土化以及形成自身节目模式的基础,这个过程也许要花上5至8年时间,但这样的起步是国内节目制作必然要走的一步。
 
效益
  歌手”首季赚2亿
  9成节目成“炮灰”
  “歌王”争夺赛已经落幕,《我是歌手》广告每15秒创收超60万元,首季赚得2亿。去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广告费也从开始的每15秒15万一个月后突然飙升至36万,决赛夜更是达到每15秒116万的高价。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尚未启动就待价而沽,加上冠名、特约赞助、视频版权等各项收入加起来总共高达16亿。
  有业界人士认为,这些引进海外成熟模式的综艺选秀节目已经超过电视剧,成为卫视频道PK的核心项目。一档综艺选秀节目走红,往往会带红所播频道,形成某一时段内的收视“独大”,并获得高额商业利益。
  成本总是和收益相伴而生。这些收入自然诱人,但相对应的版权费用也是不小的负担。一般情况下,国外正常的节目版权费用是制作费用的1/10,但国内电视台的节目版权费竟然占到了制作费的1/5。《中国达人秀》、《中国梦想秀》以及《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费用都在300万,“引进版权”真的都为卫视带来了高收视、高收益么?那可不一定,有业内人士表示,只要观众上网搜一下,收视率在0.5以下的引进版权节目,都算是不成功的。据央视索福瑞新鲜出炉的收视数据,《我是歌手》首播收视率1.06,总决赛2.38,《我为歌狂》首期收视率1.139,远不及去年《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收视破5的盛况,更别提2005年《超级女声》总决赛破11的收视盛况了。
  更令人担心的是,在今年30个引进版权的综艺选秀节目中,很大部分是唱唱跳跳,同质化倾向明显,如三大“国字号”综艺选秀节目《中国梦之声》、《中国好声音》、《中国最强音》,以及《舞林争霸》、《奇舞飞扬》、《最炫民族风》、《舞动好声音》、《舞出我人生》等全国10多个舞蹈类综艺选秀节目也是大同小异,而《中国星跳跃》和《星跳水立方》虽然是由两家卫视分别从荷兰和德国引进的,但他们在宣传时都强调“国内首档明星体育竞技节目”。
  有人说,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综艺选秀节目争夺的主要市场。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很多人以为拿到引进版权和“制作宝典”,按照海外经验设置节目环节、人物性格、舞台对白、灯光机位等,就不愁节目不好看。目前国内相关产业大多还停留在买入海外选秀模式的市场下游,缺少自己原创的高水平选秀节目。陆伟就坦言:“扎堆购买国外版权导致那些节目死得快,大家都模仿同类节目导致资源消耗快,没有好的选手可用,因此不太可能具有持续性。”
  “大家都做同类型的节目可能都做不好,因为这意味着资源稀释。”江苏卫视节目副总监王培杰也忍不住“吐槽”,毕竟能来跳水的明星就那么多,能帮助节目的国家队教练也就那几个,当初因为《中国星跳跃》和《星跳水立方》两档节目竞争,直接成本增加3000多万元,这不仅会互相稀释收视率,品牌的影响力也会打折扣。王培杰也担忧地表示:“不仅资源过快消耗,观众的兴趣也会加速消失,对节目的长久影响很大。”
 
  记者手记
  海外买版权,
  节目就不冷了么?
  必须用90%的牺牲换10%的收益?如何让国内综艺电视节目从借鉴走向原创?这是近来不少电视人都在讨论的问题。
  既然国外有成功模式可以利用,电视从业者当然懒得花心思开发本土电视节目。而当节目运作成功后,其他电视台必定忙着推出相类似的节目来竞争,更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开发和论证新的类型节目,这样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记者了解到,如今电视台“唯收视率”的观念极大限制了一些一线电视人的自主性,在风险压力下,一线人员很难在创意上突破。
  海外一个好的节目创意可能使人受益终身,但我们的创意长期被白用,电视人缺乏搞原创的动力。好的是,现在很多电视台已经都知道创意和模式有价值,下一步是形成中国原创模式的市场机制,而只有深入模式制作,才能真正了解模式,实现模式的本土化,形成属于中国的模式。不少引进节目在国内昙花一现,多死于“水土不服”,简单照搬照抄,2011年东方卫视播出《我心唱响》,原是购买了荷兰《Sing It》的版权,节目特点是“说不出的话,唱出来”,可几期之后,节目组发现了一个难题——中国人太含蓄了,根本达不到原版的兴奋效果,最终停播。由此看来,版权引进如一层外衣,内核还在于团队的执行水平,以及对这种类型节目的制作经验和实力。
  如今,我们都在提文化走出去,都希望中国的文化、价值观传递到世界,进而影响世界。有趣的是,一边是综艺节目纷纷“崇洋”重金购入“九死一生”,一边却是中国纪录片海外受捧重新回暖。但在过去10年中,中国的纪录片也曾经经历一个受“打压”的低谷,纪录片也曾被严重边缘化。市场的力量是巨大的,只有市场才能让传播更有效率。正如纪录片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企业化的管理模式一样,国内综艺节目也需要内容创意的市场机制。纪录片需要采用国际通用模式才能传播出去,而国外版权综艺到国内则需要本土化改造和创新,如此看来电视台建立相应机制,在原创上应给予更大支持,比如成立相关部门,在竞争中开辟一条新的路线就显得尤为重要。。

来源:南方日报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